导航
返回 文章正文

去往心中的香格里拉

  笑一笑不说话  2020/11/9     myt126汽车改装网

    在整个川藏南线上,自新都桥往西一直到理塘的海子山,一直都是这条景观大道上景色最为精华的一段。舍弃南线,只为穿越木里,总觉得川藏南线是最常走的进藏线路之一,虽然很美,但以后总还会有机会再来的吧。

    从理塘县到稻城县的亚丁村,一路要翻越五座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山,沿途有壮阔的石头河、美丽的夏茹措(乌鸦海)以及神奇的热乌寺。尤其是波瓦山对面半山腰上建于南宋末年的热乌寺,距今也有八百多年了。传说达龙噶举派高僧奉师命背负土罐寻地建寺,师傅指示罐破之地即为建庙之所。当高僧走到此处时,背负的土罐突然坠地破碎,高僧便在此处兴建了热乌寺,在藏语中,热乌便是罐破之地的意思。热乌寺分为上热乌寺和下热乌寺,一为噶举派一为萨迦派,两座教派相左的寺院扎空交错僧人和睦,共同诠释着香巴拉的和谐之美,而香格里拉一词最早也是由佛经中的香巴拉演译而来。香巴拉最早出现在经文《时轮坦特拉》中,是佛祖释迦牟尼晚年为说教而编写的佛经,其中的香巴拉便是佛陀理想中的佛国净土,亦即弥勒净土。

    这一路,风景如梦似幻,路况很好,因为前两天刚刚下过大雪的缘故,路面上不时便会有暗冰积雪,有了雪地胎小白自然可以轻松碾压。过了桑堆镇,有通往乡城县的省道,从这条省道进去,经乡城县、格咱乡就可以直抵云南的香格里拉县,这也是从云南通往稻城亚丁的一条捷径。

    晚上将近七点才赶到香格里拉镇,从香格里拉镇到亚丁村还有30公里,还要翻越一座海拔四千多的高山。刚上山没多久便被门票站给拦了下来,才知道任何私家车都不允许进山,而且下午四点以后景区观光车便停运了,想要进山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等到第二天。之前在亚丁村预定了两晚住宿,这回也泡汤了,只能在山下的香格里拉镇上临时找家酒店先凑合一夜。

    都说稻城亚丁是最后的香格里拉,而人们为了寻找这片传说中的香巴拉,忙活了差不多半个多世纪。香格里拉一词最早源于1933年詹姆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小说一经出版便风靡了整个西方世界。在这部只有15万字的小说中,四个西方人因为遭遇劫机不幸飞机失事,降落在了喜马拉雅山麓西藏边区一片永恒和平宁静的土地。那里有散发着清冷光辉的卡尔卡拉雪峰、幽深的蓝月亮山谷、金碧辉煌的喇嘛寺、森林环绕的宁静湖泊、遍地野花牛羊的高山草甸和万里如洗的湛蓝晴空。那是一个远离世俗、隐没在深谷雪峰之中的世外桃源,有着一套完善宽松的山谷管理制度,让那里运转得异常的安宁平和。那里又是一个理想的王国,人们过着与世无争怡然自得的日子,信仰习俗虽各不相同,却又彼此友爱幸福安康。卡尔卡拉雪峰下金碧辉煌的喇嘛寺中有雅致完美的建筑、现代化的生活设施、高大宽敞的图书馆、高档齐备的奢华用品以及应有尽有的乐谱和乐器,当然,还有无止境的时间。这里的山民大多长寿,许多人年过百岁却依然年轻。250多岁的活佛看起来不过七八十岁,98岁的张先生也就四十来岁的模样,他们一经来到这里,岁月便停留在了那个年龄。然而,香格里拉的居民如果离开山谷,便会失去他们的年轻。时间,是香格里拉给留在这里的人们最珍贵的礼物。书中的香格里拉如梦似幻,还有那座雪山悬崖上如迷宫一般的喇嘛寺,寺院的名字就叫香格里拉。一个细节揭露了小说的虚构性质:寺院中有许多地图,却没有一张上面有香格里拉。小说参考了詹姆斯.希尔顿的朋友、美国植物学家约瑟夫.洛克同期在甘南、川滇藏一带藏区的探险经历。因而在西方,香格里拉或许并没有具体指代一个实际的地方,更多的还是寄托了西方人对藏区宁静和谐的某种美好想象。

    可在东方,人们却一直想要把这个名字落在实处。1957年,巴基斯坦单方面宣布巴控克什米尔的巴尔蒂斯坦就是传说中的香格里拉;1992年,尼泊尔也声称香格里拉在喜马拉雅山南麓的木斯塘;1997年,云南更是动用行政程序将中甸县改名为香格里拉县,惹得川滇旅游界争议一片;至今云南怒江州仍然坚称香格里拉就是滇藏交界处的丙中洛;后知后觉的四川甘孜州不甘心,将亚丁村附近的日瓦乡改名为香格里拉镇;邻近的乡城县也将自己的主干道命名为香巴拉大道。一时间,亚洲大陆到处都有香格里拉,他们都认为自己这儿才是书中那个天堂一般的世外桃源。

    香格里拉,这个既可以避世又与外界有着某种联通的地方,简直就是陶渊明笔下升级版的桃花源,美丽富饶,素质极高,性格纯朴,每个人都是那么容易满足,每个地方都像是净化人心的圣地。詹姆斯.希尔顿在写这本小说的时候,正值一战之后二战之前的1933年,西方世界正在经历史无前例的经济大萧条,生活苦不堪言,人们都急切地盼望着一个救世主或天堂能够来到他们的身边,就像是书中的香格里拉。然而詹姆斯.希尔顿一生却从未来过中国,他对香格里拉的认知和灵感完全来源于另一个美国人---植物学家、探险家、人类学家约瑟夫.洛克。1928年,洛克先后两次深入稻城亚丁考察,采集标本,绘制地图,撰写了长达65页、配有76张图片的文章《贡嘎岭香巴拉---世外桃源圣地》,并于1931年发表在《国家地理》杂志上,引发空前反响。詹姆斯.希尔顿后来的创作素材和写作灵感均源于此,并于1933年出版了《消失的地平线》一书,从此香格里拉风靡世界。要找到真正的香格里拉,还是让我们一起去追寻约瑟夫.洛克在藏区的足迹吧。

    1928年3月23日,在美国地理学会的资助下,约瑟夫.洛克由云南出发,开始了贡嘎岭的伟大探险。他首先到了大理,再由大理去丽江。据洛克称当时由丽江往北到木里有十天的路程,因当时的木里县治在瓦厂而非现今县城的所在地乔瓦镇,因此洛克所称的木里均指瓦厂。洛克所率领的探险队是由云南丽江经宁蒗县永宁乡(泸沽湖周边地区)进入四川到达木里的。1928年6月13日,在木里土司的鼎力支持下,洛克一行带着36匹骡马和21名纳西随从,离开木里经水洛乡正式向贡嘎岭进发,由此走进了亚丁腹地,并在亚丁境内停留了十几天。那一地区全名叫贡嘎日松贡布,依据藏传佛教,夏诺多吉(金刚手菩萨)、央迈勇(文殊菩萨)、仙乃日(观音菩萨)分别住在那三座雄伟的雪峰之上。洛克对境内的这三座雪峰在原文里都一一进行了描述:夜幕降临了,我坐在帐蓬前面,面对着藏民们称为夏诺多吉的巨大的山峦。此时云己散去了,雷神的光彩呈现在眼前,那是一座削去了尖顶的金字塔形的山峰,它的两翼伸展在宽阔的山脊,象是一只巨型蝙蝠的翅膀……

    约瑟夫.洛克在藏区27年的传奇经历和图文并茂的生动阐述给了詹姆斯.希尔顿巨大的灵感和启发,让他足以通过一个发人深省的故事拼凑出让几代西方人无比向往的精神家园。如今的我们内心里也存在着这样一个香格里拉,一如那蓝色的梦幻隐隐约约地牵引着灵魂。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充满着不解和愤懑,怀才不遇的自己,还有乱七八糟的世界。我们的内心在呼唤在逃避,可身体却总是离不开,而香格里拉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在书中,四个落了难的闯入者在香格里拉受到了贵宾般的接待。他们在一个叫张的带领下,每一天都能领略到山谷里奇异的景色,感受到这里的应有尽有。康维,这个学识丰富又不乏稳重的英国领事,不仅受到了活佛的接见,还被活佛临终授命为接班人;在这里,他越来越适应了这种他从前就向往却总也实现不了的生活。女传教士布琳克洛小姐想通过她的宗教改变香格里拉。美国通缉犯巴纳德在这里可算一举两得,即躲避了被通缉的风险,又可以充分发挥他地质学家的本领,利用香格里拉的金矿实现自己的梦想。唯独年轻的副领事马里逊成天叫嚣着要回到世俗的人群中去,而香格里拉无疑是囚困他的牢笼,他一直强烈的排斥并想要逃离,即便这里是一片圣土,即便这里可以拥有无限的时间,他也只求一次短暂而快乐的人生。每个人对待香格里拉的态度都是不同的,即使有人不能接受香格里拉,你也不能说他猪油蒙了心,只能说这个香格里拉不是他心中的那个香格里拉。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处自己的香格里拉,香格里拉不在别处,而在你的心里。后来,康维在美丽的钢琴女的鼓动下,下定决心和副领事一道离开了山谷。再然后,回到红尘俗世里的康维又拼了命穷尽一生想要再回到那个他曾经拼了命也要逃离的地方。故事到此就戛然而止,恍若是一场梦,一场武陵人做的桃源美梦。

    其实香格里拉具体在哪儿对旅行者来说并不重要。交通的便利使你能很方便地在几天内游遍滇西北和康南三县(稻城、乡城、得荣),沿途无不如小说中所描写的那般。走完香格里拉环线之后,哪里才会是你心中的香格里拉呢?无论是真正的香格里拉还是最后的香格里拉,只要我们的心中有香格里拉,处处都是香格里拉。

普拥沟河谷-进沟伊始

普拥沟河谷-因为前两天刚刚下过大雪的缘故,河谷也披上了一层童话般的色彩。

壮阔的石头河

兔儿山-这一路,风景如梦似幻,路况很好,因为前两天刚刚下过大雪的缘故,路面上不时便会有暗冰积雪,有了雪地胎探岳(参数|询价)自然可以轻松碾压。

回首来时路。从这座山谷,开始翻越兔儿山的征程。

一路蜿蜒的盘山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