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返回 文章正文

小情侣的房车旅居一周年

  三花房车旅居  2021/12/17     myt126汽车改装网

    看过了之前雪山草原无人区的刺 激,今天想给你们讲一点甜甜的故事。
    房车旅居的年轻人很少,年轻人里像我们这样还没结婚的就更少了。今年是我和老张在一起的第二个年头,也是我们一起房车旅居的一周年。


在若尔盖草原吃面我们俩相识于丽江,那个大家眼中的“艳遇之都”,但我们俩的故事倒是没有“艳遇”这么刺 激的故事。我因为爱玩、喜欢跟人聊而毕了业去到了丽江,老张因为喜欢摄影、喜欢云南的气候而到了丽江,我们因为共同的好友介绍,在老张的青旅里认识了。刚见面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一个不咋爱说话、脾气挺好的人,他大概觉得我是一个贼爱笑、嗓门贼大的姑娘。


老张不喜欢拍照,我就拉着他拍影子我俩认识的第一天,青旅的另一个合伙人说想养狗,我朋友圈刚好有朋友家的狗找人领养,我们仨就去领养了张八月这个小狗子,后来合伙人走了,狗子就留给了老张。那时候的我在丽江的酒店实习,经常早晚两班倒,老张每天就以“八月好无聊哦 ,要不要过来陪他玩”和“今天青旅人多,我煲了一锅汤,来喝点”的理由把我骗到青旅,有的时候玩的晚了,就留我在青旅里睡,第二天一早再送我去上班。可能哪次聊天我提了一嘴,想去雨崩徒步,在我生日的那两天,他开着车拉着我就去到了雨崩,我俩所有的行李都在他一个人的登山包里,我看他走的轻松,以为没多重,后来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试着背了一下,包重的我直接一屁 股坐在了地上。反正后来就这么一来二去,在他的温柔攻击下,我们就在一起。
后来疫情来了,青旅太亏了,我们就转手了青旅,换了房车,开始了房车旅居生活。这么一说,其实房车旅居也算是我俩的热爱了,我俩都爱玩,也都爱拍。但就是可惜了老张不爱被拍,所以我俩的合照也是少之又少。今天想跟你们聊聊我们一路上的相处之道。


去年好不容易开到班公湖了,准备进新疆,结果喀什疫情,我们去不了,在日土县做核酸。


在瓜州的“无 界”,老张去追狗子


在琼库什台遛狗就先拿遛狗这件事来说吧,狗子现在两岁多了,40多斤,劲特别大,我和狗子的日常就是他遛我,也被拽摔倒过两次。所以现在呢,没有啥意外情况,都是我俩一起遛,他遛狗,我捡屎,或者我遛狗他捡屎;但是去到户外的草原啊这种地方很大,但是狗子不能放开跑的地方,就是老张遛,因为我遛的结果就是我一定会摔个狗吃屎,或者被狗子拽出脾气来。但是如果前一天晚上老张熬夜修片或是拍片,那早上就是我遛狗,让老张多睡会;又或是有赶路的情况,一天开个六七个小时,那晚上也是我遛狗,但如果周边比较黑,老张也会跟在我们边上一起走(毕竟我怕黑)


在慕士塔格峰前


好像是七夕,他早上出去遛狗给我摘了几朵路边的小野花。


把花摘回来害自己插花哈哈哈哈

相关文章: